Slow Walker

✨开学长弧✨
“I a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圈名陌儒

【刀剑乱舞】
重度石切厨
大典太迷妹
前田是我天使
宠信浓一辈子
平日产乙女粮,吃乙女粮
雷除典前、岩石外所有腐向

【七原罪】
班伊专业户
无脑伊莱恩厨,伊莱恩世界第一可爱

【妖精的尾巴】
伽蕾专业户
同人画师专吹Rboz

【堀与宫村】
吉川由纪痴汉,我吹她一辈子,她世界第二可爱

【其他】
叔控,叔萝恋小战士,但不代表偏护恋童癖。
不会浪lof,慎关,选择性回fo。

【石切婶/私设】百日纪念文

>前言
明明是国服百日前三天开始动笔,但居然拖了一个月,很佩服自己的拖延症👏,下一个百日,我还会和石切先生一起过♥

>注意
○审神者是自家私设,有个人情感代入。
○好久不写文的文手,文风崩坏ooc及烂尾警报。
○石切丸写着写着就不像石切丸了……

-Are you ready?

-Go!

石切丸一如初见时那般庄雅,通体乳白的本体刀侧配于腰,刀鞘镶金部分隐隐闪着。本体刀上隐含的神力更为醇厚了些,其四周萦绕着朦胧云气,将镶金部分折射的金光笼成了细碎亮片。耀眼却谦逊,明媚更淡然。
审神者今早见着他时,他已着好了出阵服。净衣绿袍在清晨凉意的风中轻缓飘动,四周空气黏稠一片,而石切丸本人正出神凝视本丸尚未完全凋谢的绣球花,垂下的额发上银光点点。庭院里似乎起了薄雾,模糊了赏花之人的面容。
梅雨过了,绣球花的花期也开始进入尾声,粟田口家的藤四郎们早已不止一次在她面前惋叹绣球花枯枝之悲景。萎黄的残花在续续不断的雨中颓自凋零,只剩荆棘般的枝叶留恋过去光景。
石切丸······毕竟也是这些花花草草的照料者,看到这样枯枝败叶的情景,心里总是会不好受吧。审神者如是想着,便不觉缓下了靠近的脚步,最终停在距石切丸仅数米的地方,不忍心打扰这一宛如画卷的时刻。
他们四周鸟鸣阵阵,其间杂着蝉声蛙叫。湛蓝的天空缀有几缕白云,未完全隐去的残月与尚显倦态的黄日对面而立。空气中还有着叶芽的甜味。雾随着风而去,由庭院漫步至本丸的每一处。
“啪嗒”一声,草尖上的露水滚落,激起小小骚动。
石切丸似如梦初醒,朦朦眨了几下眼,缓缓立起先去弯腰的身骨,眼角余光这才瞥到了如同他一般惊醒的审神者。他侧转身,正对审神者,身姿翩然。又眯起亮色紫眸,薄唇微勾,柔声说道:“主公,您来了。”
“嗯,稍微······有些来迟了。”审神者颔首,语罢便快步迈向付丧神。待走近后,才猛然醒悟般昂首询问:“对了,为什么是出阵服?”
“被长谷部阁下说了‘和主公外出要穿得得体一些呀!’这样的话,但我们除了内番服,就只有出阵服算得上得体了。”石切丸无可奈何地笑道,右手食指轻勾垂缨帽的系带。本体刀刀鞘上的挂饰叮铃作响,散着金光。
本来,最不希望你今天仍衣着这件衣裳······审神者细眉紧皱,又好似怕被面前之人发现,不久便舒展开来。
黄日驱散了满院的薄雾,残月终是隐去了身形,蝉鸣愈噪而蛙叫趋于消失,叶尖草尖枝丫上招留下的露珠也已化成水汽飘飘然飞天。
“好啦,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走吧,石切丸。”审神者凝视着高出自己一大截的付丧神的亮色眸子,语气轻缓地对他说道。她的嗓音是女性少有的沙哑,与朝气的语调融合地不很协调。
“今天会是个好日子吧。”末了,审神者指了指此刻的天,呈丝状的云雾点缀在白蓝渐变的天空中。

***

远远便望见石砌的鸟居,四围树木参天,分枝上的绿叶不似本丸内的,是蒙有灰尘的暗绿油色。石切丸甚至不必去看额束上所篆刻的汉字,便已猜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他欲言又止。
“石切劒箭神社。”审神者接下他的后半句,语气平淡,“我啊,一直很希望能走进这神社,也希望你能来看一眼自己的神社。······不,某种意义上,也并非是你的神社。”
石切丸默然不语,只是止住了前往神社的步伐。审神者随着他的停步,也停了下来。他们驻足的小路是碎石铺就而成,及肩的红枫叶子也还是青色,稀稀疏疏地投下带不来阴凉的叶影。瓢虫匍匐润土上,一会儿又振翅飞至某片枫叶的背阳面。
“主,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半晌未过,石切丸缓缓启口,如同先前审神者回复他的语气那般,琢磨不透现在的情绪。
“算是谢罪吧?”审神者小跑几步,右足再一用力,身躯轻巧转了过来,背阳正对石切丸,笑吟吟道,“你有你的使命,你的使命便是渡劫天下苍生,守护你所能望及的亦或望及不到的生灵;而我也有我的责任,我的责任便是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抗争,守卫正确的历史发展,因此,我不得不依靠你们。这本是相互矛盾的,因为救人和杀人本就是对立。但我不得不强迫你上阵杀敌。”
“不······我本就是为完成您的使命而······”
“我啊,最喜欢石切丸你这样温柔的一面了。”
审神者忽然移步至付丧神面前,纤纤细指覆在他微启的唇上,阻止他进一步的解释。
“无论怎样都在抑制自己身为人的人性一面,总在以武器自居,明明是个连有人靠近都察觉不到的傻瓜,侦查还总是失败,机动也是,每次都迟迟登场。”她露齿笑着数落他,“偶尔也依靠下我吧,不要总是一人承担所有的痛苦了。”
石切丸望着审神者露出的小虎牙,还有她颊边不自然的潮红,忽然拉过她覆在唇上的手,拥其入怀。一刹那间,风停云止,飞虫呢喃不再,叶缓了抽芽,唯黄日成了红日,悠悠升过树梢。审神者慌了神,右手上温柔的触感却有着挣脱不得的禁锢,黏腻的汗水已由手心处分泌。她想抽回手,可现在的姿势又使她动弹不得。鼻翼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额首开始滚落汗水。
幸而,付丧神并未打算长时间维持这尴尬的姿势,他很快便松开了使审神者动弹不得的手臂。
真是——被吓死了······
审神者被松开后,几乎不敢直视面前人儿的面容,生怕自己出糗的样子被瞧见。
“主公,谢谢您。”男性嗓音的低沉忽然在左耳响起,审神者猛地转头,正好对上对方如星夜般璀璨的紫眸,目光似水地凝视自己。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
因为你,我才会认为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值得我去爱的。
正如你无差别地爱着他们一般。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