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Walker

✨开学长弧✨
“I a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圈名陌儒

【刀剑乱舞】
重度石切厨
大典太迷妹
前田是我天使
宠信浓一辈子
平日产乙女粮,吃乙女粮
雷除典前、岩石外所有腐向

【七原罪】
班伊专业户
无脑伊莱恩厨,伊莱恩世界第一可爱

【妖精的尾巴】
伽蕾专业户
同人画师专吹Rboz

【堀与宫村】
吉川由纪痴汉,我吹她一辈子,她世界第二可爱

【其他】
叔控,叔萝恋小战士,但不代表偏护恋童癖。
不会浪lof,慎关,选择性回fo。

【中篇】《猎神者》壹

>注意

①私设世界观,借用原作名词,功能改动

②婶有名,有设定。

③OOC是我的,剧情被吃,文风似狗,慎食。


>Starting.


-壹

她瞧了眼榻榻米上深浅不一的油色,鼻腔里充斥着蔺草织席受潮后的霉味。房间不算大,但好歹该有的设施没见缺。莫悲切着袜小心翼翼地踩在榻榻米上,透过薄袜感受到席子是黏腻的寒,还有几处磨损。她暗暗吐舌,僵了一会儿,索性放松身躯,大胆全身进了这小隔间。这时才注意到正对大门的墙壁上,悬着一扇糊了油纸的窗,上面赫然印着“0126”。

莫悲切皱眉,低头望向自己的左手无名指,指根呈环绕状地纹着相同的数字。字体是相似的。

她是审神者——准确来说,是预备审神者。七月七日,她被政府录用为审神者,本以为从那日后便要告别十七年来的正常人生活,然而随后送达的书面文件及合同泼了她一头的冷水:她的灵力不足平均水准,因而被降职为预备审神者,等候任命。

十月六日,剧情又一次迎来戏剧性转变。为应付审神者近年连连不佳的战绩,政府决定提前录用部分预备审神者。因此,预备审神者自那日后,正式更名为“猎神者”。

可直到被安排进了这间算不上好待遇的隔间,莫悲切都没搞明白“猎神者”一词的含义。她和审神者不同,降职至今都没有与所谓刀剑付丧神接触,甚至连见都尚未见过。审神者、付丧神、时间溯行军等这类名词,于莫悲切而言,仅是无实体的概念。

“再说,灵力到底是什么?”少女轻抚左手无名指,喃喃自语道。

“哦,毫无防备啊。”少年音忽地从身后传来,带着几分戏谑。莫悲切下意识转身,却在下一秒僵住了动作:腰间——被什么锐器抵住了。

莫悲切慌了神,虽说她在尚未被降职前,已做好了战死沙场,英勇献身的心理准备。可当下既不是战场,她亦降了职,过惯了没有丧命之忧的日子。这抵在腰间的刀,瞬间瓦解了她来之前所假想的勇气。

“好——好汉刀下留人。我和你无冤无仇,萍水相逢,何必刀刃相见呢?”莫悲切感受着指尖逐渐寒冷,身躯仿佛倒流血一般,直打着颤。她尽力使自己的颤音不那么明显,而对方此时的嗤笑却明摆了她拙劣的情绪稳定法的失败。

“既然您现已是猎神者,就请无时不打起十二分警惕吧。”少年音此时夹着几分正经意味,莫悲切腰间的威胁也被解除,这时,她才感受到腰部的僵硬。没等得及莫悲切回首,身后那人先一步走至她面前。

是位少年,作为男性,这面容算得上妩媚:丹凤眼柳叶眉,眼角上扬,兀自添了几分诱惑。他薄唇轻勾,唇下着着一痣,赤红眼眸含着笑意,掩在墨色睫下。黑发及耳,其中一缕被白丝绸细心束起,无声垂于右肩。看起来是武人,脖颈却围着深色红围巾,外衣更是恰好合他气质的长风衣,内里是赤黑交错的菱形条纹。除去手甲,通身并未有太多披甲。

“打了个不太友好的招呼呢。”少年将手中的刀收入暗红刀鞘,语气没带半点歉意,“我,加州清光。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唷。是您任职猎神者期间的助手。虽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可是首屈一指的。好好爱惜我吧。”

哪有这样初次见面就拔刀的助手啊!?莫悲切按了按不住跳动的太阳穴,猛吸一口气,好让自己之前因恐惧而加速搏动的心脏恢复节奏。冷静下来后,她忽然咂摸出对方话中某些不对劲的地方:“加州······清光吧?什么叫‘不好上手’‘性能首屈一指’?这样说,好像我即将使用你一样。”

名为加州清光的少年愣神,忽然弯腰凑近莫悲切的脸,赤红的眸紧盯灰白的眸,而后又慢慢直起身子。正当莫悲切满头雾水之际,他忽然启唇:“看来您完全没有留意过这边的事情呢。”

“没有任何人和途径能让我得知实时消息。”莫悲切蹙眉解释道。对方的语气让她不太舒服。

“虽说解释情况也是助手的义务之一,但我本以为可以省去着麻烦事呢——”加州清光瞥了眼此刻面带愠怒的面前人,语气缓了下来,“那么,我们可以坐下说明吗?感觉您一直在僵着身子呢。”

莫悲切怔了一下,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处于戒备状态。待坐下,清光将佩刀卸下,横隔于他与莫悲切之间,之后才缓缓开口:“一言以蔽之,我是刀剑付丧神。啊——请您暂时不要发表任何想法,我想快速解决这通麻烦说明。我是刀剑付丧神,经由审神者的召唤而现身,我的前主在去年那次大型围剿中不幸战死,于是我被派来指导预备审神者——也就是您。如今该称呼为猎神者吧?

“看您的表情,似乎并不理解猎神者的含义。猎神者——顾名思义,猎捕付丧神的人。当然啦,是无主付丧神。不知何时起,突然出现了以审神者为目标的刀剑付丧神,按理来讲,本不该有这类付丧神出现,因为审神者召唤过后,付丧神会即刻认主。可他们······对人类却有着强烈的怨念。您的任务是猎捕他们,将他们交付政府进行后续处理。这就是猎神者。”

语罢,加州清光深吸一口气。

莫悲切紧咬下唇,虽然期间几次意图打断清光的解释,可待他说完,却又无话可讲。听见对方换气声趋于减弱时,她才极细声地发了问:“加州清光,猎神者,会死吗?”

“倘若不会死人的话,政府也没必要以这为标准,选拔预备审神者吧。”加州清光的回答甚是简单。如针一般,刺痛莫悲切。

“能——选择不参加吗?”

“······”显然,对方并未料想到她会退却,因而愣神了一会儿,“要说能的话,总得先断个胳膊少条腿之类的吧?您也知道,政府没那么有人情味。”

莫悲切闻此不语,只攥紧了双手,将头垂得更低。半晌,她起身转向门。

“您要去哪儿?”加州清光意欲起身阻拦。

“我······我去串串门,这里,是有其他猎神者的吧?”莫悲切没有止下步伐。

“恕我直言,您还是小心为妙。毕竟审神者的名额并不多。与您邻门的其他猎神者,可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竞争对手哦?”加州清光快步赶至莫悲切面前,按住她移门的手,轻声提醒。

“您早些歇息吧,第一份任务不过午时,便会来了。”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