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Walker

✨开学长弧✨
“I a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圈名陌儒

【刀剑乱舞】
重度石切厨
大典太迷妹
前田是我天使
宠信浓一辈子
平日产乙女粮,吃乙女粮
雷除典前、岩石外所有腐向

【七原罪】
班伊专业户
无脑伊莱恩厨,伊莱恩世界第一可爱

【妖精的尾巴】
伽蕾专业户
同人画师专吹Rboz

【堀与宫村】
吉川由纪痴汉,我吹她一辈子,她世界第二可爱

【其他】
叔控,叔萝恋小战士,但不代表偏护恋童癖。
不会浪lof,慎关,选择性回fo。

【弓凛】十四秒

◎弓凛BE。

◎文风崩坏,慎食用。

◎考试还码文的我果然作死。

◎感谢每一位前来观看的读客。

◎正文START。

“凛。”

当远坂凛执起那过于盛华的婚纱前摆,正准备推开远坂邸大门与她的新郎见面之时,她听见有人呢喃着她的名。

男性独有的低沉只在开口的那一瞬,那声音里像是夹杂了太多的思念和某种按捺不住的情感。那音如此干脆利落,仅是与唇摩挲了一下似的,却让这其中的力道硬生生地强了起来。如此简单的一个音节,被那人换作话语说出嘴边,倒多了几份复杂。

家中所有的时钟仿佛通了灵性,分秒不差地同时躁动了起来,整整持续了十四秒。

远坂凛无比清楚这十四秒代表着些什么。

比如这告诉了她现在已经七点整了。

比如这曾是她高中时固定的起床时间。

比如这个时候一定会有一个自大到不行的男人不厌其烦地呼着她的名让她起床,然后被起床气甚大的她踢出房门。

比如在这个时候还要稍晚一点的时刻,偌大的起居室的茶几上,必定会有一杯仍翻腾着氤氲热气的红茶和四分之一块的草莓蛋糕——有时候是其他的一些甜点吧?

当年盛满红茶的乳白瓷具至今仍被远坂凛小心保存,家里时钟所设定的时间她也从未想过更改,即便每日工作地再过于疲累,她也总会将占地面积惊人的远坂邸彻彻底底地打扫一通。那位与某人有着惊人相似的未婚夫也曾温柔地笑着对她说「我真的娶了一个好妻子呢!」这样的话。

我只是想再能品尝到那种味道的红茶,仅此而已。

那时的远坂凛只是在厨房清洗着瓷具,纵使自那年已过去甚久,但残留于这茶具之中的浓郁茶香从未减弱一分。

就好像那人从未真正从她心中走出一般。

她每日重复着被悠长的十四秒惊醒,重复着早餐是未婚夫特制的黄油起司加煎蛋,细腻如他总会在旁边加上用玻璃高杯盛载的牛奶,重复着忙碌归来后的清扫工作。

一切都是有条不理地进行,日历的张数也是愈来愈少。

如今,已是她的新婚之日。

“凛?”

大门被门外的某力拉开,早晨的日光刚刚好地从门口蔓延至远坂凛的脚踝处,而后止步不行。

她知道来的人是未婚夫。

因为那个男人的声音带有蓬勃的青春朝气,他的口吻总是那么温柔似水,呼她的名也总是欢欣雀跃、带有一切形容温柔的词语的。他发出的音常是萦绕于唇的,适当的绕音只能让人心醉而感不到任何做作。

所以,即便再像那个人,也只是「像」啊。

远坂凛哑然失笑,她直至今日才发现自己仍旧放不下某个人,她迄今为止所有的生活习惯都是基于他的生活习惯,哪怕是之后她的未婚夫,也是在他的面容之上择取的。

“这钟响了多久,士郎?”

远坂凛再次执起裙摆,赤色的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互相碰撞发出短促而又尖锐之声。她如同以往那样,背脊挺直,下巴微昂,就连发问的语气都有着一份高傲。

而她的未婚夫依旧似水地笑着。

“十四秒,凛。不多不少的十四秒。”

十四秒。

走出房屋,凛感觉庭院的阳光太过刺眼,恍得她有些头重脚轻,脑袋一片混沌。以至于她在铁栅栏门处看见了一抹赤色。

与她身着的婚纱相同的色调。

那人嘴唇微动。

远坂凛感到自己的泪腺正以高速运转着。

那抹赤色说出了十四声“凛”。

不多不少的十四声。

End.

评论(4)

热度(19)